BLOG

不去看秀的時裝周——棟梁於倫敦“青年創意企業家”中國區大獎分享記錄

25/Sep,2014

 
2014年9月,棟梁獲得英國文化協會設立的青年創意企業家(YCE)中國區的Winner。
 
YCE(Young Creative Entrepreneur)項目旨在對世界各地創意和文化產業中,銳意創新最為令人振奮的企業家予以表彰和支持。2004年以來,已有來自全世界51個國家的近400名參與者訪問英國,而他們是項目3,000多名成員包括參與者、申請在內組成的活躍的國際網絡的一部分。YCE希望尋找的是那些利用有趣的材料、資源和商業模式開發出色產品或銷售他人產品的人,那些密切關注文化和社會事件的人,以及那些理解協作真諦的人。這個項目並不是為設計師而設立——而是尋找時裝和設計企業的領軍者。
 
以上是來自英國領事館官網上對於YCE時裝及設計領域獲獎者的定義,很榮幸,2014年棟梁獲得了這一殊榮,而我謹代表棟梁來到倫敦,進行了為期一周分享交流之旅。英國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創意之城時尚之都,不僅因為這裡有源源不斷的教育供給、文化輸出,更因為每年時尚在創意經濟上的收益大約在260億英鎊,而相關的貢獻達到460億英鎊,為英國本土從業者提供了將近80萬份工作,當然這樣的基數相較於中國並沒有優勢,只是通過這幾天的不同以往的城市感知,我仿佛看到了正在觸動這個城市創造的一個個小小的神經元發射器。
 
 
Tasha在位于伦敦春天花园的英国领事馆
 
 
書寫這段記錄時,我們的行程已經接近尾聲,最後一天,兩位來自英國創意經濟領域的資深顧問,對各國的winner有單獨的溝通和建議時間,同時會各國的獲獎者進行三兩配對的Co-coaching(相互咨詢指導),並且這樣的顧問關系將持續半年的時間。
 
 
 
英领馆特聘创意经济资深教育顾问Percy Emmett
 
 
9月14日,倫敦時裝周的第三天,我們在英國領事館的倫敦總部相互認識,來自英國行業雜志《The Trend Boutique》的Managing Director—Sally Denton為我們介紹了關於時裝和設計的行業趨勢和創意經濟創業面臨的主要障礙,而事實上之後幾天的行程或分享多數都與此有關。
 
15位來自俄羅斯、波蘭、墨西哥、南非、巴西等國家的時裝或者設計領域的獲獎者彼此介紹了自己的事業以及經歷,我了解到大部分得獎者是擁有特別概念的個人時裝或產品品牌,也有時裝或者設計類雜志的創立人,更有立志要建立非洲時裝周的加納女孩,而她已經成功運行了三屆。所有人中,唯有來自南非的男孩Elisha和我一樣擁有多品牌概念平台,而他在開普敦的店裡也兼有南非的當地時裝品牌以及Puma, Nike這樣的年輕潮流運動品牌。
 
 
 
时装组的获奖者在伦敦时装周
 
 
Estethica的创立人Orsola de Castro
 
Estethica的参展设计师,毕业于圣马丁MA 的针织设计师Katie Jone
 
 
 
我們在倫敦的時間恰逢倫敦時裝周與設計周,很多T台秀,showroom,展覽都在在此期間發生。所有時裝類的獲獎者的第一個行程就是造訪倫敦時裝周的主會場Somerset House, 這也是去年9月,我們帶著Christopher Bu, BANXIAOXUE, deepmoss, Rachelle Jim, BEN以及HEFANG的系列去呈現DONGLIANG Showroom的地方,我們見到了Estethica的創立人Orsola de Castro,這是一個有BFC(倫敦時裝協會)支持的主旨推廣環保和可持續概念的Showroom, 這些產品大多都有非常酷的環保概念,或在材料創新,或在手工織造,或在多方式穿戴上給與時裝很多意識的探究。
 
這位倫敦時裝周Somerset House的常客還記得我們去年在樓上的showroom,而她也曾來過中國擔任可持續時尚項目Eco-chic的國際評審,她將自己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奉獻給可持續時裝的發展。同一天,我們也在V&A參觀了倫敦設計周期間在恢宏又史詩般的博物館裡,當代裝置作品的融入。
 
 
 
V&A博物馆一角
 
V&A博物馆中正在进行的伦敦设计周的其中一件光影装置作品
 
 
昨天和今天,我們走訪了在倫敦很多創意代理商,這也是我覺得此行收獲最多的部分。題外話是,今年是我見到最多設計師來到國外時裝周露面的一次,且不說是以什麼形式,但這次趨勢卻是越來越猛烈,但真正推進品牌發展的還是鳳毛麟角,其實品牌的建立和渠道的發展需要長久的重復和堅持,這些年來最大的感受是,能堅持下來,一季又一季向外發展的,總能有所突破,那些為了一時國內的曝光,收效必然甚微。因為在國外需要建立的是一個機能的融入,就如同不同種類的agency(代理商)分工異常明確。
 
比如同樣是為嶄露頭角的新設計師提供平台的,就有很大差異化,比如Not Just A Label是一個開放的平台,目前已經有27000位全球的設計師上傳自己的資料,而很大一部分也可以透過這個平台銷售,特別值得一提的是,Not Just A Label的創立人Stefan Siegel是2010年YCE時尚領域的獲獎者,曾經在會計師事務所安永(Ernst & Young)和投行美林(Merrill Lynch M&A Investment Banking group)工作過,而美林的消費者與零售市場的行業經驗,讓他自2008年開始Not Just A Label;而我們更熟悉的Fashion Scout是一個經營的8年,和倫敦時裝周並行的設計師平台,透過showroom與catwalk show的形式來推介畢業不久的新銳力量,並且對其中特別優秀的,還提供基金支持每年的發布,比如萬一方和李筱。
 
 
 
Not Just A Label位于东伦敦的工作室
 
妙趣并充满创造的Kin Design Studio
 
 
再來就是充滿創意的Design Studio, 比如Kin, 獲過D&AD黃鉛筆的他們,創造力涵蓋平面、陳列裝置、活動搭建甚至公共空間。例如他們為Wallpaper多次設計過封面,為Ted Baker在美國的旗艦店設計過以時鐘為創意的裝置和櫥窗,為倫敦時裝學院的畢業秀設計過互動聲效(想起來今年6月,Charles和我曾經親臨現場感受過),他們選擇品牌也有自己的標准,對環境有污染的例如石油能源不接,設計到博彩業的也不會涉及。他們的案例幾乎每個都讓你覺得有意向不到的巧思,但卻是平易近人,而非為設計而設計,因為他們推崇的是Design for problem solving(為解決問題而設計),因而酷炫往往在一點點溫情的人文關懷中體現。
 
 
 
 
Makerversity为先锋设计师提供可以进行创意实验的场所
 

Cockpit Arts是伦敦唯一一家针对手作艺人的孵化器同时也是社会企业

 
 
 

再比如,同樣都是為手作設計師提供空間,但Makerversity更注重透過新技術和新設備為先鋒設計師提供可以進行創意實驗的場所,而創立與1986年的Cockpit Arts是倫敦唯一一家針對手作藝人的孵化器同時也是社會企業,至今已經幫助了數以千計的手作人發展他們的事業;而Anou 是一個為摩洛哥藝術家和手工業者建立公平貿易的社群。

 
 
 
Portas,他们是一家致力于创造性沟通的零售顾问公司
 
 
另外,除了我們熟悉的公關公司或者諸如4A的廣告代理商外,倫敦到處散落著有著清晰定位的小型服務代理,比如Portas,他們是一家致力於創造性溝通的零售顧問公司,兼具公關、品牌咨詢和品牌代理的功能,創立人Richard Danks見我來自中國告訴我,他們為奔馳服務,為奔馳創造與時尚發生關聯的主題活動,比如倫敦時裝周與中國時裝周的設計師交換項目就是來源於他們的想法,比如今年二月,Simon Gao獲邀來到倫敦時裝周走秀。但據我的了解,即便是公關公司之間的分工也相當明確,Simon的倫敦首秀執行公關是業內首屈一指的Karla Otto,顯然在這裡每個人都負責自己擅長的部分,這便是我理解的專業和專注。而Portas的成功案例也包含了來自澳大利亞的大型購物中心Westfield在倫敦開店,以及ACNE最初進入到倫敦市場的咨詢和相關執行。相較於中國時裝行業的起步,很多機能無法如此細分和完善,這也是為什麼在現在這個階段,棟梁在行業的嘗試從一個銷售渠道,到承載了公關服務和市場推廣,甚至是一個初步的孵化器,這些都是市場的需求使然。但從長遠來看,中國時尚產業在這短短五年裡的發展,可以媲美西方體制中幾十年的發展,因而更多類別更多細分的創意服務類機構具備太大的發展空間了,因為我們不缺設計師,但缺將設計師的作品有效具備市場完成度的創意管理者及服務者。
 
 
 
Tasha和来自南非开普敦的获奖者Elisha Mpofu,他在开普敦拥有买手店Boaston Scioety
 
 
再回到最初來自Sally總結的趨勢,也和大家分享。
 
1.客人與品牌相連接的趨向於在數字媒體如何發生、如何制造的故事講述。
2.消費者變得更機智、更願意發出聲音、更多元
3.產品的開發更融入最新的高科技,但同時也會注重對環境的可持續。
4.更趨向於關注歐美以外國際市場,例如中國、印度、非洲這樣的新興經濟體。
 
 
 
尼日利亚设计师Rukky Ladoja,俄罗斯设计师Shurygina Olga和迪拜的设计杂志出版人Meitha Al Mazrooei
 
 
在旅程中,其他國家的獲獎者由於是設計師居多,所以更多關注的是自己品牌的發展,而我能十分清晰地感知到,中國的時裝,相較於除了西方主流市場以外的其他國家,已經在一個相對成熟和高速發展的階段,在開普敦經營買手店的Elisha告訴我,他覺得亞洲市場,包括日本、韓國和中國,對時尚和潮流的追求程度是相當卓絕的,他說他本人是Edison Chan的超級粉絲,也知道中國的Yohood 市集,認為他們在青年街頭文化的潮流創造中有著不落人後的領先意識和實踐。告別的時候,陪伴我們多日的英領館YCE項目負責人請我們每個人說一句話來表達對這次旅程的感受,我說,在我剛從百事離職加入棟梁時,有很多人覺得我們很用勇氣,甚至想的很簡單天真,但是這幾天,我看到來自這個世界不同地方的那麼多年輕人,和我們一樣簡單天真,但純粹執著,並都有所收獲。這是一個相互鼓勵、彼此確定的時刻。也讓我們相信,這條路我們都會走更長更遠。
 
 
 
全体获奖者及来自英国领事馆的项目负责人和导师
 
 
結束這次倫敦的行程,我還繼續著旅程。其實紐約、倫敦、米蘭、巴黎都不遠,任何事情都不能是孤立的存在,時尚亦是如此,中國的行業在短短五年裡確實行進了別人久長很多的路,無論是像棟梁一樣的店鋪,或者鋒芒初綻的設計師,甚至是正在興起的各個展廳展會,以及即將會有的為此而生的代理商,和逐漸開始意識到設計師這個新興市場的工廠及面料商…所有一個個個體尚在蓬勃生長中,但無論是誰,都需要有開放的心態和堅守的初衷,協作大於排他,寬容大於苛責,最專業的人去做最專業的事,中國的時裝行業會一定會贏得更多尊重與認可。
 
 
 
 

沪ICP备14030469号-2